布莱恩的故事

以下是在2012年2月2日进行的访谈记录。

简单地告诉我们,您被告知患有睡眠呼吸暂停症的时候感觉如何。

我的妻子以前就经常抱怨我打呼噜,但是对于我来说,打鼾似乎是睡眠的一个正常部分。 由于总是感觉沮丧,在1990年,我去看病,想找出病因。 我认为顶多是打鼾的噪音引起的。

得到什么治疗建议?

我的医生建议进行矫正气流振动和打鼾的治疗。 这种治疗采用一种激光来去除喉咙的组织,去除的部分包括舌头的后部,直到喉咙。 此治疗过程是去除小舌,治疗后我的喉咙变黑,我连续两周不能吃东西。 即使用一点水服用止痛药就足以让我感觉像死了一样,疼痛是如此强烈。

最后成功了吗?

根本不成功。 几个月后又开始打鼾。 不幸的是,移除小舌后,我吃东西时经常受噎,食物还经常进入气管。 我的医生不再建议这一疗程。

您什么时候开始使用正压通气治疗的?

当年晚些时候,我进行了一个睡眠测试-这是一种过夜测试,在那里他们在我身上布满传感器,测量睡眠期间会发生什么-睡眠实验室的医生发现我每隔1-2分钟就会停止呼吸。

向我展示了每次停止呼吸时的心率图。 睡眠实验室医生使用正压通气来治疗我的呼吸暂停。

用了多长时间才让您习惯于这种治疗和使用该装置?

我很惊讶一夜之间就适应了[使用该装置]。 我发现睡眠立即变好了。 我觉得挺好,我的妻子很高兴我停止了打鼾。 我从此以后对使用[该装置]再也没有任何顾忌了。

您为什么认为有些人在开始治疗时会有抗拒的想法?

我也有一些被诊断患有睡眠呼吸暂停症的朋友,我注意到一位没有使用湿化器的朋友抱怨喉咙疼痛和不适。 我从一开始就使用湿化器,我在采用[该装置]时从来没有任何呼吸问题。

您能说说如今对该治疗的感觉如何?

这种治疗非常简单。 如果我不使用该装置,我的睡眠就不足。 到吃午饭时我就觉得累了,鼻涕眼泪的,还头痛。 我的工作需要我经常出差,特别是对中国,而且我发现偶尔不能使用我的机器时,我很快就会感觉相当疲倦。

使用我的治疗装置,我的生活改善了,我妻子的生活也得到了改善。 如果我们与社交团体一起出游,例如滑雪,会很容易融入团体中,因为我不会在夜间睡眠时打鼾,发出噪音。 该[装置]是便携式的,外出旅行时可随身携带。 我只希望所有酒店在靠近床的位置有电源插座。 我现在总是随身携带适配器、电插座和延长线,以防万一,这样我可以随时使用我的呼吸机。

"在您最终做出决定前,您需要试试它,看看它能让您有什么区别。 在我看来,我认为还需要使用湿化器。"

您会怎样鼓励别人开始这种治疗?

我想说,只需要开始使用它! 很多人做决定时犹豫,是因为他们之前没有试一试。 在您最终做出决定前,您需要试试它,看看它能让您有什么区别。 在我看来,我认为还需要使用湿化器。 没有它您会发现很难适应......,可能感觉会很不舒服。

最后,我想说您应该尽可能充分参与治疗。 我最近得到一个不适合我的新的面罩,所以我不得不随诊,找到我每晚可以使用的面罩。 我的装置供应商在帮助确定最合适的面罩时,为我提供了非常大的支持。

免责声明: 每人的故事对睡眠呼吸暂停症都是他们个人的感受。 他们的反应在访谈时表现的非常真诚、典型、准确并记录在案。 然而,每个人的治疗反应不提供任何指导、担保或保证使其他人会有相同或相似的经历。 还请注意,对治疗的反应可以,而且确实是不同的,每个反应是不尽相同的。

更多关于患者的故事

巴里的妻子是玛格丽特,是她敦促他采取行动,寻求医生对他的睡眠呼吸暂停症进行治疗。

与妻子遭遇一次严重的车祸后,凯文无法再忽视自己的鼾声和白天的嗜睡情况。

十多年来迈特老是觉得累。 他的配偶睡得很熟,没有察觉到他每个小时睡眠中会平均中断呼吸34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