戴安娜的故事

以下是在2012年3月6日进行的访谈记录。

您能告诉我们一点关于您自己的事吗?

我51岁,已经结婚33年了。 我的两个儿子的年龄分别为29岁和16岁。 我的第三个孩子在11年前在一次事故中去世了。

您最近被诊断患有睡眠呼吸暂停。 您能告诉我们第一次看医生时的有关症状吗?

我总是感觉很累。 疲惫。 过去的20年里,我吹嘘能在牙医的椅子上睡着。 在我们长途行驶时,我总是打瞌睡;我必须打开车窗,不停地让孩子们跟我说话。 甚至从我们在伊斯特伍德的家到邦迪[在悉尼]开车,也显得开车时间很长。 我丈夫会说,"您到底是有什么毛病呢?" 当时我也不知道。 我也没跑马拉松啊。 我没有从事要求很高的辉煌事业。 我可以呆在家里,轻松地呆着,可我仍然会感觉很疲倦。

您的医生最初是怎么考虑的?

我已经看过很多医生,主要是因为我当地的医生总是换人。 我每年都进行常规体检,但身体没有任何问题。 他们建议可能是抑郁,尤其是我的儿子去世后,但我不认为我有抑郁症。 我是一个活泼、快乐的人-但总是感觉很累。 大约在六个月前,我的医生告诉我已经有高血压了。 他说这是因为更年期,给了我治疗血压高的药物。

是什么促使您再去看医生呢?

我去年打鼾很严重,这件事一直困扰我的丈夫,让他睡不着觉。 最近有一件事让我很丢脸,我和女朋友一起去做面部美容。 我们谈话时,我注意到她在咯咯地笑。 我问为什么,她说我刚才头一歪就睡着了,并且开始打鼾。

我回去看医生,告诉他我可能患有睡眠呼吸暂停症并要求做一个测试! 他推荐我去睡眠实验室做测试,以确定我是否患有睡眠呼吸暂停症。 测试后,那里的医生告诉我,我患有严重的睡眠呼吸暂停症。 事实是,我在一小时内可醒30次-也就是每隔两分钟醒一次! 就像我在黑夜中跑马拉松。 而且我还根本察觉不到。 这种情况就像是昏迷不醒。

"如今,我醒来感觉精神焕发,黑眼圈也几乎没有了。 我以前不知道睡眠的情况,直到我开始使用我的装置。"

您是如何看待正压通气治疗的?

医生处方让我开始正压通气治疗。 如今,我醒来感觉精神焕发,黑眼圈也几乎没有了。 我以前不知道睡眠的情况,直到我开始使用我的装置。

我现在浑身充满能量。 白天,我不再需要午睡。 即便经历非常繁忙的一天,我的身体可能会很累,但体内是精力充沛的。 上个星期我在晚上睡觉时摘下面罩-我丈夫说,我又打呼噜了,让他彻夜难眠。我的朋友给我打电话,她能从我的声音中察觉我没有用面罩。 她能从我说话的方式中察觉我很累。

您为什么认为有些人在开始治疗时会有抗拒的想法?

我认为这是一种机制。 他们害怕晚上戴着丑陋的面罩。

您对患有睡眠呼吸暂停症以及查出有这个症状有什么想法?

睡眠实验室的医生告诉我脖子不是很粗,不是典型的罹患严重睡眠呼吸暂停的人,但我确实有这个病。 如果我没听说过这种测试,我会呆在家里并永远像这样生活。 我一直就是这样-我只是觉得这就是“我”,总是感到很累。

您会对睡眠呼吸暂停疑似患者说什么鼓励的话?

我听说很多人放弃了治疗,但我不会。 我知道有些人放弃,是因为装置很贵。 这是真的,但如果您不治疗睡眠呼吸暂停,您会继续长时间遭受睡眠呼吸暂停症的困扰,因此付出的代价比购买睡眠呼吸暂停装置更昂贵。 我的生活一直很健康-吃的好,不抽烟,不喝酒。 为什么不治疗睡眠呼吸暂停,保持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呢?

免责声明: 每人的故事对睡眠呼吸暂停症都是他们个人的感受。 他们的反应是真诚的、典型的并记录在案。 然而,每个人的治疗反应不提供任何指导、担保或保证使其他人会有相同或相似的经历。 还请注意,对治疗的反应可以,而且确实是不同的,每个反应是不尽相同的。

更多关于患者的故事

巴里的妻子是玛格丽特,是她敦促他采取行动,寻求医生对他的睡眠呼吸暂停症进行治疗。

布莱恩最初接受格外痛苦的喉部手术,为了治好他的睡眠呼吸暂停症-但没有成功。

与妻子遭遇一次严重的车祸后,凯文无法再忽视自己的鼾声和白天的嗜睡情况。

十多年来迈特老是觉得累。 他的配偶睡得很熟,没有察觉到他每个小时睡眠中会平均中断呼吸34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