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特的故事

本次访谈发生于2014年3月。

过去十年来,我一直觉得疲倦。 不管是什么时间,也不管是星期几,如果你问我,今天过得怎样,我的答案就是“好累”。 除了疲倦乏力之外, 我还一直有紧张性头痛。 我会闭上眼睛,按摩太阳穴,揉搓双眼,试图减轻症状。 虽然能稍微缓解下头痛,但是症状持续存在。

我开始对生活充满悲观情绪,有时候,会变得很抑郁。 对我来说,生活中一切都像是件苦差事,我总是尽可能地逃避。 随着年龄的增长,境况越来越糟。

我最苦闷的日子

我有份工作,有稳定的婚姻关系和正常的交际生活,但是做这些事的背后,我总是觉得不舒服、不开心,内心困惑。 我不知自己到底怎么了,因此,我把一切埋藏在心底。 我陷入了无尽的沉默中。

回想当年那段苦闷的日子,持续了两年时间,我只能用身心疲累来形容。 连说句话我都觉得累,因此常睡到下午。 每晚我都做噩梦,醒来时就感觉自己刚被人从地底下挖出来似的。 由此,我减少了自己的工作时间。 我只想一个人呆着。

治疗之路

说实话,我当时几乎无心工作。 我的婚姻关系岌岌可危,因为我的配偶无法应付我的症状。 我当时抑郁不安,内心绝望。

最后,我的医生开始了漫长的诊断,试图找出我的病因。 我们的谈话涉及抗抑郁药物,以及看心理医生。 在等待约见医生时,我看到了一个关于睡眠呼吸暂停的小册子。 在确认了所有症状之后,我告诉了我的家庭医生。

"您配偶注意到您晚上睡眠时有暂停呼吸或窒息吗?"医生问我。 我回答说没有,他就排除了我有睡眠呼吸暂停的可能性。

最后,经过好几个月的治疗,症状毫无改善,我再次提及睡眠呼吸暂停问题,并要求医生引荐去做睡眠呼吸暂停测试。 测试清单显示,我的症状完全符合,我才意识到我的配偶睡眠比我好。 有可能她根本就不知道我睡眠时会有这些问题。

几天后,我约见了独立的专家,专家告诉我如何使用家用测试设备。 三天后,他通知我说,我有严重的睡眠呼吸暂停。 测试结果显示,每个小时的睡眠中,我平均中断呼吸34次,每次持续时间最长可达58秒。

"起初的震惊过后,我终于如释重负。 对睡眠呼吸暂停愈加了解,我的内心就愈加安心,心态也越来越积极。"

生活的转折

起初的震惊过后,我终于如释重负。 对睡眠呼吸暂停愈加了解,我的内心就愈加安心,心态也越来越积极。 我的生活开始有了转机。

我立即从专家那里租用了瑞思迈的S9 AutoSet CPAP呼吸机,开始试用治疗。 经过一个月的显著治疗,我购买了自己的呼吸机。

目前我进行CPAP治疗的时间已经有四个半月。 我的噩梦完全停止了,每天醒来感觉神清气爽。 我的头痛症状消失了,我的自信心也随之高涨。 突然间,我又乐于和人交往了。 我的婚姻关系更和谐,我的工作也恢复正常。

很难用确切的词语来形容我现在的美好心情。 我已经忘记这种感觉正常的感受了,也曾经放弃,不敢奢望还能再次恢复往日的美好心情。 这次诊断改变了我的生活-我觉得自己获得了重生。

免责声明: 每人的故事对睡眠呼吸暂停症都是他们个人的感受。 他们的反应在访谈时表现的非常真诚、典型、准确并记录在案。 然而,每个人的治疗反应不提供任何指导、担保或保证使其他人会有相同或相似的经历。 还请注意,对治疗的反应可以,而且确实是不同的,每个反应是不尽相同的。

更多关于患者的故事

巴里的妻子是玛格丽特,是她敦促他采取行动,寻求医生对他的睡眠呼吸暂停症进行治疗。

布莱恩最初接受格外痛苦的喉部手术,为了治好他的睡眠呼吸暂停症-但没有成功。

与妻子遭遇一次严重的车祸后,凯文无法再忽视自己的鼾声和白天的嗜睡情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