凯文的故事

以下是在2012年2月8日进行的访谈记录。

20岁出头时,我是澳大利亚空军的一名技师。 我身体不错,各项健康达标,但白天非常困倦。 因此,总是大家的话柄笑料。 我完全没意识到这会影响我的健康。

我体型苗条(低于平均体重),但总是昏昏欲睡,并且一上飞机就能睡着,这点尽人皆知。 而且,我的鼾声如雷,常被大家取笑。

1989年,我加入澳洲航空,做办公室职位,这给我带来了新的挑战。 作为空军机械工程师,我之前的工作很大程度上需要动手工作。 而现在,我整天坐在办公桌前,参加会议,或长途开车往返工作地点。

我经常在开会时进入梦乡。 这让我很难堪,也肯定会影响我的工作效率和健康,但是却对睡眠障碍知之甚少。 我一向身体健康,所以很少看医生。

"我开车时睡着了,然后偏离了车道。 因为我开车时打瞌睡,所以导致了一次很严重的车祸。 从那之后,我有些后怕,想要找出问题所在。"

经过几次车祸之后,其中一次我妻子Sue也在车里,那是早上11点,我们从她父母那里返回,车程只有15分钟,那次车祸非常严重。 我开车时睡着了,然后偏离了车道。 因为我开车时打瞌睡,所以导致了一次很严重的车祸。 从那之后,我有些后怕,想要找出问题所在。

我到当地一家医院进行了睡眠测试,测试过程很可怕,我全身都是各种线缆。 由于不断被技术员唤醒,我获得的睡眠很少,测试结果竟然是不确定。

经过一家专业睡眠实验室的新一轮测试,我被医生诊断出患有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,然后开始气道正压通气治疗。 医生表示,大多数情况下,这种治疗可以改善睡眠。 两周之后,我惊奇地发现,我的生活有了变化。 我能回想起当时,我参加了一场非常无聊的会议,但我发现我竟然一点也不累。

刚开始治疗的时候,我确实有点不适应面罩和治疗,但很快就适应了。 我对睡眠呼吸暂停治疗非常积极。 我和很多人分享我的经历,鼓励他们咨询专业人士,如果医生已经开了治疗处方,就建议他们听从医生的指导,坚持治疗。

如今,我是个完全不同的人,并且乐于与大家分享我的经历,让大家了解尚未确诊但患有睡眠呼吸暂停的司机以及道路安全。

免责声明: 每人的故事对睡眠呼吸暂停症都是他们个人的感受。 他们的反应在访谈时表现的非常真诚、典型、准确并记录在案。 然而,每个人的治疗反应不提供任何指导、担保或保证使其他人会有相同或相似的经历。 还请注意,对治疗的反应可以,而且确实是不同的,每个反应是不尽相同的。

更多关于患者的故事

巴里的妻子是玛格丽特,是她敦促他采取行动,寻求医生对他的睡眠呼吸暂停症进行治疗。

布莱恩最初接受格外痛苦的喉部手术,为了治好他的睡眠呼吸暂停症-但没有成功。

十多年来迈特老是觉得累。 他的配偶睡得很熟,没有察觉到他每个小时睡眠中会平均中断呼吸34次。